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妈妈下面的唇【完】
妈妈下面的唇【完】
聊一阵子,我和妈妈搂在相互抚摩着说起了夫妻床头悄悄话。-

-  我说:“妈妈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-
-
  “好吧。”靠在了我的肩头,听我说我就讲:一天,有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白兔跑在大森林里,结果迷路了。这时它看到一只小黑兔,便跑去问:“小黑兔哥哥,小黑兔哥哥,我在大森林里迷路了,怎样才能走出大森林呀?”-

-  小黑兔问:“你想知道吗?”
-
-  小白兔说:“想。”-

-  小黑兔说:“你想知道的话,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。”-
-
  小白兔没法子,只好让小黑兔舒服舒服。-

-  小黑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,小白兔知道了,就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跑。-

-  跑着跑着,小白兔又迷路了,结果碰上一只小灰兔。-

-  小白兔便跑去问:小灰兔哥哥,小灰兔哥哥,我在大森林里迷路了,怎样才能走出大森林呀?“小灰兔问:”你想知道吗?“小白兔说:”想。“小灰兔说:”你想知道的话,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。“小白兔没法子,只好让小灰兔也舒服舒服。-

-  小灰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,小白兔知道了,就又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跑。-
-
  于是,小白兔终于走出了大森林。这时,小白兔发现自己怀孕了。-
-
  这时候,我问妈妈”你猜猜,小白兔生了一窝什么颜色的小兔兔?“”什么颜色呀?“”你想知道吗?“”想。“”你想知道的话,就得先让我舒服舒服。“妈妈在我怀里扑哧乐了:”小色鬼!“妈妈咬着我的肩膀说。
--
  ”妈,咱们娘俩调情啊?!“我把妈妈搂在被子里,小声问道。-

-  ”你会调情吗?“妈妈笑着问”不会,妈,你教儿子调情吧!“妈妈笑了,白了我一眼:”哪有当妈妈被儿子骑上了身子,还在床上教儿子调情的“”好妈妈,儿子的好妈妈,“我撒娇”怕你了!“妈妈用手指点了我额头一下,然后又靠在了我的肩头。
-
-  (请想一下,一个漂亮、妩媚的骚妈妈,光着身子被儿子搂在被窝里,刚刚才和儿子”办完事“,在现又得和儿子在被窝里搂着调情!爽不爽!)”妈,儿子想问几个事“我一脸坏主意”说吧,你肯定没好事说!“妈妈白了我一眼。-

-  ”妈,你是不是每个月15号来例假啊?“妈妈在我怀里扑哧乐了:”小坏蛋!这种事你都问出口!你怎么知道妈每个月那个时候来事啊!“我亲了一口妈妈,说道:”每个月你来例假的时候,不都是把卫生巾丢在卫生间里面吗,每一次我都会记住你的生理日,还有啊,我每一次都对着妈妈带着血的卫生巾打手枪的!“”你好坏!“妈妈害羞的样子好可爱!
-
-  妈,以后你来例假的时候,儿子给你买卫生巾,好不好?\” 我轻轻地咬着妈妈的鼻子。
-
-  “行啊,不过,你知道妈喜欢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吗?”妈妈调皮地说。
-
-  “知道!妈妈喜欢用”护舒宝“的,对吧!”我很得意“是啊,妈一直都在用”护舒宝“,它特别的软,记得啊,小坏蛋:以后妈每次来事,你可一定要给妈买卫生巾啊!”
--
  “儿子一定记住!”我J--.亲妈妈了。
--
  呀!妈,坏了!\“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忽然紧张起来。-
-
  ”怎么了!什么事让我们的大律师这么紧张?“妈妈将身体靠在我的胸口,轻轻地咬着我的肌肤。-

-  ”妈,刚才太性急了,我忘记戴安全套了!你会不会……“我真的好后悔没有用安全套就骑上了妈妈的身体。-
-
  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,可是嘴角边的微笑出卖了她真正的想法:”就知道下面硬了就要妈,要完了才想起来最重要的事!你们男人啊,全是这个德性!“”妈,是儿子不好,儿子不该那么性急,儿子再想妈,也应当戴安全套的,B要是怀上了,也没事!“我一边给妈妈道歉,一边右手在被窝里来回地揉搓着妈妈那丰满的大屁股。-
-
  妈妈白了我一眼,扑哧一下笑了:”瞧把你吓得那样“说完,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。”你洗澡的时候,妈已经吃了避孕药了,没事的!“说着妈妈从床头柜子里,拿出一盒”妇房爽“,递给我看,”妇房爽“是一种新出的妇女用安全避孕药,(盒上标注的是哈尔滨爱特森药业有限公司生产,2005年XX月XX日生产,有效日期到2007年02月17日),说明上说:女性在同房前三十分钟服用,三十分钟后起效,一次服药的有效期为六个小时。其中的两个药已经没有了,八成是妈妈吃了。-

-  ”妈,那这盒避孕药……“我有点不明白这盒避孕药的来历了。-
-
  ”噢,是妈的一个女同事,她关系跟妈挺好的,她老公在药厂当会计,是她送给妈的,说是新药,她和她老公房事的时候用,挺好使的,偷偷给妈拿来一盒,外面药店卖还二十多块,她还以为我跟你爸还那个哪!“”放心了吧?!看刚才把你吓得那样“妈妈在我怀里笑着说。
--
  ”妈,以后咱们母子俩上床办事,你都吃这个吧!“我说。-

-  ”行啊,不过,今天妈吃这个避孕药,是因为咱家的避孕套好多都过期了,你知道的,你爸好长时间都不回家一趟,回了家,晚上也像死猪似的,根本不理我。咱家那些避孕套好多都过期了,都没有用过,你今天不那么猴急,妈都想下楼去买一盒避孕套了,谁知你那么性急“”妈,你喜欢我用安全套啊?“我的双手J--.抚摸妈妈的小蛮腰的,好光滑的皮肤啊!-

-  ”嗯,你们男的戴避孕套做爱的时间会长的,而且,避孕套进入妈的身体后,我会有一种充实感!哎呀,你轻点摸!“”妈,明天把那些过了期的安全套全都扔了,然后咱们去买新的用,儿子保证让它一个都不过期的全用完,好不好?“”死样!“妈妈的小蛮腰被我摸得痒痒了,一边想挣扎,一边还想让我把她搂得更紧一点。
--
  我看着这个光着身子,被我搂在被窝里的妈妈那羞涩而妩媚的样子,仔细看着妈妈那白嫩的脸颊,眼角那淡淡的鱼尾纹,被我吻得红红的嘴唇,如瀑布般地散开黑黑的长发,白皙的脖颈,光滑而雪白的肩膀。-
-
  ”看什么哪“妈妈看我出神地欣赏她,不好意思的脸红了。-

-  ”看你呗!看我漂亮的妈妈!“我深深地吻了吻妈妈眼角那淡淡的鱼尾纹。
-
-  ”说真的,儿子,你说妈真的好看吗?“妈妈希望在我这听到她想得到的回答。
-
-  ”妈,我爱你!“看着她说话的样子,我不禁又亲了亲她。
--
  ”人家问你呢!妈真的好看吗?“”好看,我的老婆!“我又在妈妈的耳边对她说”妈,你对于我来说,是最漂亮的妈妈,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美丽的女人!“妈妈听了,开心地笑了,用手锤打着我,”你好坏!你好坏!“”对了,妈,你为什么管安全套叫避孕套呢?现在大家都叫它安全套!“我总想问一些色色的问题。
--
  妈妈被我搂在怀里,”妈年轻的时候,那时候还叫避孕套,当时用就是为了避孕,哪像现在你们年轻人用还为了防性病什么的,没有你们那么开放。那时候,有老公的,想和老公晚上亲热一下的,晚上上床的时候就让男的戴上,那时候还都是单位发的,质量也不好,用着用着,有的时候就破了,妈那时候还有几个女同事因为和老公房事的时候避孕套破了,怀孕的,后来还得单位开证明,到医院做人工流产,多坑人!“”噢,是这样啊!“我又长了见识!
-
-  ”咱再买的时候,得买质量好的,回头不小心破了,妈怀孕了,可怎么去单位开证明做人工流产啊!“妈妈嬉笑着说。
-
-  ”证明好开,妈妈你是部门经理嘛,可证明怎么写啊?这么写:“孙丽琴与其子上床办事期间,因避孕套质量不好,导致其母孙丽琴不幸中弹怀孕,特此证明,由其子陪同,到你院做妇科做人工流产,望给予协助。‘呵" 呵" ”说完,我在妈妈的脸上深深地吻了一下。
--
  我看了看墙上的表:晚上七点十分了。
-
-  我忙光着身体下床,打开了电视机,调到中央一台,《新闻联播》刚J--.。
-
-  “别凉着!”妈妈见我不穿衣服就去开电视,怕我着凉。
--
  “没事!”我低头调了一下声音。
--
  “刚在床上整的满身是汗的,小心点!”还是妈妈好啊!
--
  我忙往床上钻,但一个念头出现在了我的头脑中,于是我站在了床边,没有立即上床,而是双手叉腰,双脚分开,把下体的那个部位冲着床上正在看电视的妈妈。
--
  “妈,你看!”我用手撸动着大鸡巴。-
-
  大鸡巴刚刚“工作”过,现在正处在半硬半软的状态,我用手这么一步楞,慢慢的在我手里J--.变硬。
-
-  妈妈看着我在她的面前这么做,把被子撩开,示意让我进被子里。-
-
  我进了被子,妈妈被我一把抱在怀里,刚刚才硬起来的的鸡巴,直挺挺的顶在妈妈身上。
--
  妈妈一下子用左手抓住它,一来一回地J--.撸动。-

-  “你就不能让妈好好看会儿电视,又整的这么硬!”妈的眼睛盯着电视,手却在一下不停的动着。-
-
  “妈,等一会看完电视,咱俩出动吃点饭吧,我有点饿了!”我说的可是真的哟!-
-
  “刚在上床的时候,你怎么不饿?”妈妈边说,边把头靠在了我的肩头。
-
-  “这么大的体力活动,你让我怎么不饿。再说了,在床上把你喂饱了,下了床,你怎么也让儿子好好补充一下啊!”-
-
  “死样,等看完新闻的,咱们娘俩出去吃。你别乱动了,妈让你舒服一会,别射出来啊!”-
-
  “听妈的!”-
-
  就这样,妈妈被我搂在怀里,靠在我的肩头,在被子里轻轻地给我撸着鸡巴,而我就陪着妈妈看新闻。-
-
  天气预报结束了,妈妈的手也不动了。
--
  “乖,起来穿衣服,出去吃饭了”妈妈吻了我一下。
--
  “那它怎么办?”我指着被子底下硬梆梆的大鸡巴。-
-
  “等回来吧!”妈妈起身,穿衣服了。
-
-  没办法,只好这样了!
-
-  这顿饭我吃得特别香(八成是在床上累的!)出了饭店,我忽然想起避孕套的事。看旁边没有人,悄悄地跟妈妈说,“妈,咱们去买几盒避孕套吧?”
--
  “嗯,行,上哪买啊?”妈妈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发丝,四下看了看有没有人,小声说道。-

-  “跟我走吧”
--
  于是,我跟妈妈打了一辆的是。-
-
  “俩位去哪?”司机问。
-
-  “西大直街,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走”我对司机说(我和妈妈不能在自己家楼下的药店里买避孕套吧!?得走远一点!我记得在汉广街的居民区里,有一家专卖这类东西的性保健品店。)在车上,我悄悄地牵住了妈妈的手,妈妈看着我甜甜地笑了,没有反对,在车上,我们母子们的手一直牵在一起。
--
  到了性保健品店的门口,我让司机停下了车,车费一共花了二十二。付完车费,我跟妈妈下了车,司机看了我们一眼,又看了看那家性保健品店,好像明白了我们要去什么地方。一声不响地开走了车。-
-
  这家保健品店叫“爱妻鲜花保健品专卖店”,店面不是很大,在一楼,是从楼房里开出来的门面。还在营业中,门口放着一张大大的牌子,上面用红字写着:性保健品专卖,夫妻生活用品,男用’延时神油‘热卖中!!!-

-  “妈”我笑着指着那块大的牌子,示意让她看。
-
-  本文最早???? 由---.COM发布其实她早就红着脸看到了那牌子上写的东西,“我还跟你一起进去吧?”她问。她不好意思了!
--
  “一起进去吧,这又不是什么犯罪,就是进去买点东西嘛!”
-
-  “好……好吧!”妈妈红着脸低着头,紧紧地挽着我的胳膊。
--
  我和妈妈走进了店里。-

-  店里面不是很大,也就是二十多米吧,看样子,原来是居民的住屋,后改成现在这个样的,临街的窗子上是暗色的玻璃,在外面几乎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况。-

-  一进屋,左右两面是柜台。
--
  “要点什么?”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,正在柜台看《晨报》(哈尔滨的一种报纸),见我们进来,抬头说道。-

-  “随便看一看”我答道。-
-
  那个男的看到我身边还有一个女的,就不知声了,转身回身进了里屋,不一会儿的功夫,从里屋出来一个三十岁的女的。
--
  那女的长得挺好看,是笑着走出来的,“小老弟,要点什么?”大姐挺热情的。
-
-  “随便看一看”我回答“没事,随便看一看吧,看上什么告诉大姐一声!”
--
  “这位大姐和你是一起的吧”她指着妈妈。-

-  “是,我们是一起的!”我忙抢着说道,妈妈的脸红红的,让外人一眼就看出来了。-
-
  大姐在一边不说话了,用眼睛观察,看我们要什么。
--
  我和妈妈在屋里走了圈,原来右面的柜台放的是避孕药啊、避孕套之类的东西,品种挺多的,还有女用的避孕套(你听说过吗?)左面的那个柜台,放在大多是男用的延时液、延时油;女用的增加敏感度的快乐液、欢乐金宵之类的东西。还有各种各样的仿真的男女用性器具、性玩具。
--
  我笑着指着那些东西让妈妈看,妈妈其实早就看到了,她红着脸用手打了我胳膊几下,又紧紧地搂住了。-

-  那位大姐把一切看在眼里,笑呵呵地说:“没事,别紧张,随便看看吧,我们这东西挺全的!”-

-  “安全套有吗?”-
-
  “有,要什么样的?要男用的,还是女用的?”大姐几步走到了右面的柜台,拿出好几种。“这些是男用的,质量都不错,有带延时油的,做爱的时间长一点;还有带螺纹的;带浮点的;带橡胶小毛刺的,质量都不错的”-
-
  “哪一种比较好?”面对盒子上各种花花绿绿的图案,我J--.发热了。-

-  大姐笑了“那就看你喜欢哪一种了?这几种买的人都挺多的”-
-
  “都怎么卖啊?”我说“带延时油的12;带螺纹的和带浮点的15;带橡胶小毛刺的这种25”
-
-  我低着头犹豫着选哪一种更好,那位大姐好像看出了我的犹豫:“你应该问问她,看她喜欢哪一种。”大姐微笑着指紧紧搂着我胳膊的妈妈说。
--
  “喜欢哪一个?”我低头轻声问妈妈。
-
-  “你看着买吧!”妈妈看着柜台上各种各样的避孕套羞涩地说。-
-
  “没事的,这又没有别人,自己喜欢哪一种就指一下”大姐说对妈妈说。-
-
  “这个!”妈妈用手指了一下带橡胶小毛刺的那种安全套。
--
  “这几种我全要了!再给多拿两盒带橡胶小毛刺的那种”我说,(干脆全都要了,回家一种一种的慢慢试呗!呵呵"")“女用的避孕套试过吗?也挺不错的!15块钱”大姐拿出一个小盒子,J--.热心地向我们推荐。-
-
  “这个怎么用啊?”我是第一次听说有女用的避孕套。-

-  “就是平时用的那种男用避孕套大几号,放到女方的体内,这样的女用避孕套比较薄,女方的感觉能舒服点。”(看来这位大姐好像用过这种女用避孕套哟!)“先来一盒吧”我想回家让妈妈上床试一试!-

-  “再看看别的吧!”大姐先一边用黑色的袋子把东西装起来,一边说道。
-
-  “这些都怎么卖啊!”我指着左面的柜台里面的东西问。-
-
  “哪一个?”大姐走过去“这个!”我指着一个大大的肉色妇女用的阳具按摩棒说。-

-  “这个啊,85,实心的,硅胶做的”大姐笑着说,接着她又J--.推荐另一个:“看看这个吧,也是硅胶做的,电动的!”说着她拿出一个跟那个一样的,不过这个的后面有一根电线,连着一个控制开关。-
-
  “多少钱?”我问“190”大姐从柜台下面拿出两节五号电池,放到开关里面,打开开关,那硕大的阳具按摩棒一边嗡嗡地颤动,一边龟头部分还能忽左忽右地摇动。-

-  “这两个全要了”我说。-
-
  “还要别的吗?”大姐一边给我把东西放到黑色袋子里,一边问。
--
  “不要了,结一下账吧!”我J--.掏钱。-

-  大姐用计算器算了一下,“344,你给350吧,再给你加一个男用的延时油和一个女用增加敏感度的快乐液”-
-
  “行!”-

-  于是350元人民币成了人家的利润,我则有了一大包“床上用品”!
-
-  “以后用什么东西就过来吧!过几天我们这要进点女式内衣”大姐一边数钱,一边对我们说“什么样的内衣啊?”妈妈很奇怪为什么这还卖内衣?-

-  “就是夫妻床上用的那种!”大姐把话说明白了。
-
-  妈妈脸又J--.红了!-

-  出了店门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妈妈J--.说我:“说好的,买避孕套的,这一下子买了这么多东西!”-
-
  “等上了床,用上了,妈,你就嫌东西少了”我嬉笑道。
-
-  “小点声!”妈妈左右看看没有人“你要死啊”妈妈笑了!-

-  “妈,这些东西足够在床上喂饱你的!”我看周围没人,于是在她的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。-
-
  “要喂还不是你来喂饱妈,死样!”妈妈看天黑了,于是J--.挎着我的胳膊了。-

-  “妈,回家试试这些东西啊?”-

-  “试呗,谁怕谁啊!”妈妈把我的胳膊挎得更紧了,笑得更甜了。-
-
  第二天早晨,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卧室的时候,我和妈妈正光着身子搂在一起,在被窝里睡得正香。-

-  床头柜上,妈妈的丝袜和高根鞋上精斑点点;一个外面粘有几根女方阴毛,而里面满是男人精液的女用避孕套,和四个盛有乳白色精液的避孕套堆在了一起;两根阳具按摩棒粘满了女性阴道的分泌物,放在一张卫生纸上;地上,几个被人用来擦拭过湿湿的卫生纸,被揉成团扔在了地上;床旁边的椅子上,搭着一件女式胸罩,一件男人的内裤和一件女人的T型丝质内裤被扔在了一起。-

-  这就是昨晚过后我和妈妈激战后的“战场”!-
-
  正是从这时候J--.,我和妈妈的关系完全变了!
--
  当我醒来时刚刚六点多,妈妈在被窝里睡得正香,妈妈秀气的鼻子均匀地呼吸着,脸上浮现着淡淡的笑容。被窝里,妈妈全身都紧紧贴在我身上,像个小女生似的双手握着我的胳膊。-
-
  我静静地欣赏着妈妈那美丽的睡美人般的样子!(那种感觉好幸福啊,终于占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,然后看着她喜欢跟你在一起时那幸福的样子,尤其,这个女人是你的妈妈时!!呵"")过了几分钟,妈妈身子动了一下,然后睁开了眼睛。
--
  “讨厌啊!早上一起来就看着我!”妈妈看着我正盯着她看,撒娇的搂住了我的脖子。
--
  “妈,你睡觉的时候样子都能迷死人啊!”我吻了妈妈额头一下。-

-  “只能迷死你这个小色鬼!”妈妈在我的鼻子尖上轻轻地点了一下。-

-  “亲一个!”我夸张地噘起嘴唇向妈妈吻去。
-
-  “不要了!”妈妈嘻笑着把头藏进了被窝里。
--
  “你还敢跑!”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!我也跟着把头伸进了被子里,“不要啊,呵""讨厌啊!!不要!”在被窝里的黑暗中,妈妈一面笑着,一面用双手捶打着我,这样的结果是:双手马上就被我抓到了!
--
  “还敢跑吗?”在被窝里,我笑着妈妈,“讨厌啊!呵""不要啊!”被我抓到双手的妈妈依然不老实,还在笑个不停,脸左右摆着,不让我吻到她。-

-  “还敢反抗!”我左亲一下,没亲到,右亲一下,又没亲到,身子往下一滑,在黑暗中,轻轻地吻住了妈妈的乳房!
--
  “呀——!”妈妈在被子里轻轻地叫了一声。那声音中有几分羞涩、几分幸福、几分期待!
-
-  我轻轻吻住了妈妈的乳房,先是在乳房的四边上用舌头来回地轻扫着,然后慢慢地靠近乳晕,我用舌尖感觉着妈妈乳晕温度,“好痒!你好坏,讨厌啊!————”妈妈撒娇地说道。
-
-  我可不管那么多,J--.用舌尖轻扫妈妈的乳头了,横一下,竖一下,左一下,右一下,然后用舌头在妈妈的乳头顺时针扫一圈,再逆时针扫一圈。最后就J--.用力的吮吸了。-

-  妈妈不笑了,但J--.轻声呻吟了,“嗯""" 嗯""""嗯————嗯""" 嗯""" ”
--
  我双手伸到妈妈臀后,扳着她的屁股,身体向下缩了一下,把头伸到她的蜜穴处,伸出舌头,用舌尖抵在唇缝间,上下来回的舔着,并且用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的指肚分别按压一片大阴唇,来回搓动。大量的蜜液从唇缝间拥出,流得我的手指和舌头上到处都是。
--
  妈妈在被窝里上下挺动着臀部配合着我的动作,并发出酥爽的呻吟声:“哼……哼……”-
-
  一会儿,我稍微抬起头,用双手扒开妈妈肥厚的大阴唇,但见阴蒂如黄豆般大小鼓着,一股淫液急速从阴道口拥出,流淌到菊蕾处,凝聚成滴,逐渐变大,掉在那荡来荡去。我伸手一掏,又把淫液涂抹到妈妈的臀部,藉着淫液的润滑抚摩着。-

-  我又在把舌尖顶在妈妈的阴蒂上时,她发出一深长的“喔……”一声,并且舌尖每舔一下阴蒂,妈妈就“喔”一声,随之而来的就是身体一哆嗦。
--
  “喔……阿泉,儿子……妈里面好痒。”妈妈娇声说,双手不知不觉中已经温柔地搂住了我的脖子。-

-  我把中指顶在阴道口,使劲往上一捅,整根手指滑进妈妈的阴道中,并被紧紧夹着。
--
  我用手指缓缓着在妈妈的阴道里捅着,每一抽出时,都带股淫液出来,顺着我的手指,流到胳膊上,到处都是。
--
  “妈,你的水真多,流得到处都是。”-
-
  “哼……哼……你这……小坏蛋,别……羞……我了,还……不是……你弄的。喔……,你……可以……使劲了,妈妈……里面好痒。”妈妈娇喘着。
-
-  我于是加快手指抽插的动作,使劲的把手指往里捅,撞击妈妈臀部一颤一颤的,并发出“啪啪”清脆的声音,就如爆竹一样。-

-  “妈,说你是不是骚货,是不是儿子的骚货?”我一边用手指捅着,一边问。
--
  “妈是骚货,妈是我儿子的小骚货,让儿子玩,让儿子操!”妈妈满脸通红、媚眼含丝地在我耳边说道。(第一次听到妈妈说这样的话,好爽啊)“哼……对……阿泉,再使劲,把……妈妈……的骚穴……捅爆。”妈妈随着我的抽插,“哼哼呀呀”呻吟着。
-
-  突然,妈妈使劲用双手揉搓着自己的大乳房,“啊啊啊……,快阿泉,妈要……要出来了,喔……快,上天了,呀……啊啊啊……流出来,呀……啊”妈妈身子向上一挺,下身的骚穴里冲出一股股地淫水,她颤抖着身躯,双腿使劲夹着我的手,一会儿过了大约二分钟,她身子软了下来,痉挛着爬在我身上,喘着气,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-

-  我缓缓的抽出手掌,上面覆着一层淫液。我笑了笑,擦去手上的淫液。
--
  渐渐的,妈妈缓和过来,抬起头,脸庞微红,眉眼含丝的望向我。
-
-  我不由得又把我的美丽妈妈搂在杯里!
--
  “妈,帮我口交好吗?儿子下面还是硬邦邦哪!”我问被我搂在怀里的妈妈。-
-
  “讨厌啊!你们男人为什么总是喜欢我们女人帮你们含那个!”妈妈有点不好意思,我起身,站在了床上,在妈妈面前,双手撸动着我的鸡巴,“来吧,妈!-

-  给儿子爽一下吧!”-

-  “死样!”妈妈笑了,向前移了一下那雪白的身子,红着脸跪在我腿间,双手J--.轻轻地撸动着我的阴茎。-
-
  妈妈先捋了捋耳边的发丝,然后一手握着我的阴茎,一手抚摩我的大腿,昂头轻轻地含住我的龟头,红红的双唇吸啜着它。我也J--.慢慢地用大鸡巴在妈妈的嘴里抽插着,看着自己的大鸡巴,在妈妈那红红的嘴唇里进进出出,用舌尖上下舔弄我的龟头,妈妈还时不时边抬起头,微笑着向我抛过个媚眼,!我双手则伸向了妈妈那对丰满坚挺的双乳,搓弄着她的乳头,玩弄着妈妈那高高耸起的双乳,手感真好,妈妈也乐得让我玩,一边给我口交,一边享受着双乳被男人玩的快感!
--
  “喔……亲妈,儿子的骚逼妈,喔……喔……好舒服,儿子要爽死了。”第一次享受着妈妈的口交,好爽啊!-
-
  我这是第一次跟妈妈做口交,刚才还看了妈妈被我手指捅得高潮的骚样时,小弟弟本来就涨得要死,哪受得了妈妈的这种进攻,不大一会儿,有股要射精的冲动。-
-
  “喔……妈……我不行了,我……要射了。”
-
-  可是妈妈并没有把我的阴茎吐出,反而加大力度,一只玉手大起大落的继续套弄我的阴茎,另一只玉手则揉搓着我的睾丸,妈妈那红红的嘴唇每次都把阴茎整个含进去,并用舌尖上下舔弄我的龟头,同时一个劲的风骚地向我媚眼。
-
-  几十下过后,我感到快要射了,双手按着妈妈的后脑,使劲往下按,身体一哆嗦,一股股的浓浓地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射进妈妈的嘴里,前后能射了四十多秒,然后我逐渐放松按压妈妈后脑的手,闭上眼睛,喘着粗气。-
-
  可妈妈没有停下,妈妈继续温柔地吸啜我的阴茎,就连尿道里的精液都被她吸出。一会儿,妈妈好像认为再也吸不出精液时,才吐出我柔软的阴茎,伸手握住它,缓缓地撸着。同时示意我看着她,她仰起头,张开红红的嘴唇,让我看她嘴里那些我刚刚射出的、浓浓的乳白色的精液,妈妈又女人味十足地向我风骚的扭了一下身子,接着微笑着一小口地一小口地当着我的面把精液全都咽了下去。-

-  “阿泉,刚才妈弄得舒服吗?”妈妈舔着自己的的嘴唇,一边撸着我那半软半硬的鸡八一边问我。
--
  只见妈妈秀发散乱的披在雪白的肩上,嘴唇被我鸡巴插得通红通红的,随着娇喘,带动着胸部的“双乳峰”一起一伏,堪是性感。-

-  我忍不住,把双手伸到妈妈的腋下,拖抱着,使她爬在我身上,并不由自主的吻向她。-

-  妈妈双手支在我胸前,晃着头部,说:“阿泉,别,脏,妈里面有你的精液,等我去漱一下口再来。”
-
-  “妈你都不嫌弃我的精液,儿子我更没有理由嫌弃自己。”-

-  妈妈被我的言语所感动,不再阻止我,主动送上香唇。由于妈妈口腔里有我的精液,而显得非常滑腻,两根舌头如泥鳅般,在里面相互纠缠嬉戏。
-
-  我一手揉搓妈妈的乳房,一手顺着她的脊柱,抚摩她光滑的后背。一会儿,胸前的手向下经过微隆的小腹,来到妈妈的阴户,伸出中指,在两片大阴唇间来回弹拨。-
-
  渐渐的,妈妈身躯微抖,发出呻吟声:“喔……喔……咽……喔……”-
-
  “臭儿子,妈还想要”妈妈小声在我耳边轻声说。-

-  “行!”我当然求之不得!
-
-  妈妈让我躺在床上,她翘着丰臀,跪在我的腿间。一手握着我已变软的阴茎,扭动着头部,吸啜着龟头。没一会儿,我的阴茎变得青筋狰狞浮突。
--
  只见妈妈,蹲跨在我大腿间,一手扶着我的阴茎,把龟头顶在小穴口,缓缓的往下坐,我的阴茎一点一点的被套进妈妈的阴道里。-

-  我感觉好爽呀。女人的阴道里,这么美妙,好暖活,好紧,阴茎好像被一圈圈嫩肉扎着。-
-
  妈妈双手撑在我身边,缓缓挺动着臀部,套弄我的阴茎,两个大奶子在我眼前晃动,我忍不住伸手握住,搓揉着。-
-
  “嗯……阿泉,使劲,喔……”妈妈娇声道。
--
  妈妈阴道嫩肉四面八方围着我的阴茎,节奏频密地碾磨着,淫水源源不断泄出。
-
-  “喔……妈妈,好……紧……好……滑呀,好爽呀,太……美了。”-
-
  “喔……阿泉,妈蹲下时,你屁股……就使劲上挺,这样……咱娘俩会更爽。”
-
-  妈妈J--.了床上的“性教育”!
-
-  “儿子,你看妈的乳房性感吗?”妈妈一边缓缓挺动着臀部,一边用双手托起自己的丰满的乳房,挑逗着我。-
-
  “妈,我想吃奶!”我用力的向上挺着,大鸡巴正被妈妈的阴道紧紧地裹着。
-
-  妈妈伏下上身,用右手托着一只雪白性感的乳房送到了我的嘴边,“来,儿子,吃奶,吃妈的奶!”我一口果住妈妈的奶头,一口一口地吮吸起来,舌头在妈妈的乳头上,来回地磨擦着。妈妈一边揉搓着自己另一只乳房,一边媚眼如丝地低头看着我吮吸她的乳房,而且我们娘俩的下半身的性器官,还在一起磨擦着,“喔……阿泉,对……喔……上挺再使点劲。”
-
-  “喔……阿泉,好……你……顶到妈的花心了,喔喔……”-
-
  “嗯……哼……妈妈,使劲……夹……夹我的……鸡巴。”-

-  只见妈妈欲仙欲死的媚姿浪态,震人心弦的娇吟淫叫,这就是古人说的“尤物”吗,真不敢相信,竟是我和她在作爱。
-
-  由于射了一次精,这次并没马上感觉到要射,坚持的也特别长。
--
  “喔……阿泉,你……好强呀。喔……顶的妈那里……舒服死了。”
-
-  “哼……妈妈,你小穴里……好像有张……小嘴,在……舔吸我的龟头……喔……”
-
-  由于妈妈在我身上长时间的蹲上蹲下,累得她身上起一层薄薄的汗水,手和腿都没了力气,于是把乳房压着我的胸口,头在我的脸旁磨蹭,臀部只能缓缓的蠕动,套弄我的阴茎。
-
-  我心里一急,双手环抱她的腰,下身使劲的挺动。
--
  妈妈浑身哆嗦,呻吟着。“喔喔喔……阿泉,喔喔喔……妈不行了!”
--
  “妈妈,你先趴我身上歇会儿,下面看我的。”我于是凝神屏息运气丹田,奋力向上挺动臀部。
-
-  妈妈像滩泥一样趴在我身上,任我挺动臀部,只能发出呻吟声:“喔……”
--
  渐渐的我龟头微微发麻,产生了快感,感觉有淫液从马眼渗出。我知道我快要到了,于是赶紧加快冲刺速度。“喔喔喔……妈妈。”
--
  此时,妈妈也浑身轻抖。“喔…阿泉,快,妈妈…也要到了,射进来吧。”-

-  “喔……妈妈,儿子射出来……来了。”我双手使劲扳着妈妈的屁股,浑身一抖,一股股的阳精射进妈妈的阴道里。在我精液的冲击下,妈妈也浑身一抖,那阴精喷洒在我的龟头上。-
-
  妈妈趴在我身上,和我一起喘息着。刚才射精时如羽化登仙般酥爽,跟给妈妈手淫时的感觉完全不同。-

-  我看着趴在我身上的妈妈,肥嫩的屁股,光滑的后背,曲线是那么的美,凹凸有致。-

-  “妈妈,你好美,”-

-  “呵呵,就你嘴甜!。来!让妈妈起来,打盆热水,帮你擦擦身体。”-
-
  “好的。”
-
-  只见妈妈站起身来,突然从妈妈的蜜穴处流淌下来一条手指长的淫液,荡在腿间。
--
  我“呵呵”笑着说:“妈妈。”指了指妈妈的蜜穴处。
--
  妈妈低头一看,赶忙把手伸到双腿间的裆处,用玉手轻轻兜出小穴,甜甜的骂了一句说:“都是你这小坏蛋害的。”接着,转过身去,扭着屁股走进了浴室。
-
-  一会儿,妈妈淋浴完,肩上搭着条毛巾,手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热水,来到我身边。
--
  妈妈首先把毛巾润湿,接着拧干,热敷在我的小弟弟上,按揉着。突然,妈妈一惊呼:“呀,又硬了,恢复好快呀”“妈,它还想要你!”我指着小弟弟笑着说。
-
-  “阿泉,你现在还小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不能太贪玩,今天就到这吧,以后咱们娘俩在一起的日子多着那,听话。”妈妈一边笑着说,一边给我擦着小弟弟。-

-  “妈,你对我真好。”
-
-  妈妈摸了一下我的头,说:“阿泉真听话。来,妈妈帮你擦擦身体。”
-
-  妈妈非常轻柔仔细的擦遍我的全身,之后,又躺在我身边,说:“阿泉,现在还早,陪妈妈睡会觉。”
-
-  “好的。”-
-
  妈妈取过被子盖在我和她的身上。我像小时侯跟妈妈睡觉一样,依偎在妈妈的怀里,抱着她的腰,把头贴向她的脸。
-
-  妈妈一个胳膊搭在我身上,一条腿搭在我腿上,说:“儿子,睡吧。”
-
-  我又把身体向妈妈怀里缩了缩,闭上眼睛。一会儿,不知不觉又睡着了。
-
-  当我醒来时,天已经大亮了,妈妈已不在我身边。从厨房里传来炒菜声。
-
-  我揉了揉眼睛,来到厨房。妈妈听到声音转过头来。-
-
  “呀,阿泉,快去把衣服穿上,身上光溜溜的,别着凉了。”妈妈身上只穿了一套睡衣,正在煎鸡蛋。
--
  我低头一看,自己一丝不挂。于是赶紧扭头走到里屋,把散乱在椅子上的衣服拾起穿上。-
-
  穿上衣服,回到客厅时,妈妈已经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,见我来了,指着桌上的饭菜,说:“来吃点,尝尝妈妈的手艺。”
--
  我坐在了椅子上,二话没说,又把妈妈从椅子上搂到了我怀里,“妈,今天咱们娘俩一起吃!”说完,在妈妈脸上亲了一口!-

-  “妈听你的!”妈把头靠在了我的肩头。-

-  我夹了一筷子菜,伸到妈妈面前,说:“妈妈,张嘴,儿子来喂你。”
-
-  妈妈跟小女生一样,脸刷一下红了起来,慢慢的把嘴张开,我于是轻轻的把菜放到妈妈的嘴里。
--
  妈妈红着脸,细细地嚼着我夹给她的菜,不时地不好意思地看我一眼。
--
  不一会,妈妈也学着我的样子,J--.给我夹菜了,于是我们娘俩,你喂我一口,我喂你一口地吃起来,而且,不一会又J--.口对口地喂起来了!